追寻阿斯特拉罕的荒漠蜥蜴(3)

Dosang偶遇呆萌货

我们寻找荒漠蜥蜴的第一站停留在研究黑死病的研究站——曾有研究认为中亚的里海附近是中世纪欧洲的鼠疫的发源地。这里有个小城镇,名字叫Dosang。沙沙一大早就开着充满肥皂味的“豪车”接我们去Dosang。突然,沙沙停下车朝后走去,我还以为车轮胎出事了,等他回来时,手里居然拎着一只欧洲泽龟!

阿斯特拉罕是半沙漠半荒漠半湿地的特殊环境。其周围是沙漠荒漠,南面是里海,伏尔加河穿过中间。作为伏尔加河的下游,这里出现了沙漠围绕湿地的奇特自然景观。湿地河流网络密布,给欧洲泽龟提供了优越的生活环境。这里的人不会随便吃野生动物,所以经常能看到龟自由自在生活在周边的湿地里。

让我差点迷路的众多沙丘(蔡波拍摄)

到了Dosang,我和同行的丹尼尔住在黑死病研究站内。同住的还有一批人——一位研究沙蜥的老师带着5个来参加夏日科学营的学生,还有2个研究沙漠昆虫的研究生。在上午预调查的时候,我在沙丘中跟着到处奔跑的麻蜥,不小心迷失了方向。当我奔上最高最大的沙丘想向同伴求助时,听见了“沙蜥老师”如帕瓦罗蒂般地吼着我的中文名。

夕阳中,大耳沙蜥迎着风沙,像思考着人生(蔡波拍摄)

热得受不了的大耳沙蜥在草叶影子里歇息(蔡波拍摄)

我们在不远处一片沙漠发现了一种很特别的蜥蜴——大耳沙蜥。它个头大、鼻孔朝天、胖乎乎的,脚趾上长着毛一般的鳞片,方便其在沙粒上奔跑。这小东西发怒时,会张开腮帮子,就像两只大耳朵——那可真是“嘴巴咧到耳后根”。滚烫沙漠的地面温度早已超过五十度,但这丝毫不影响大耳沙蜥的活跃。它们的行为也很特别,外出活动时不喜欢草丛,只喜欢沙地,发现了危险,就踮着脚急速奔跑,然后突然停下回头探看敌情。一旦离开天敌视线,它就晃晃身子,迅速藏进沙堆里一动不动。有时候隐藏得不好,会露出尾巴,甚至还露出脑袋——搞笑的是,它还以为自己隐藏很好,继续一动不动。而如果奔逃和躲藏都没能摆脱敌人,它就会突然转过身,张开大嘴进行恐吓。

鼻孔朝天的大耳沙蜥(蔡波拍摄)

隐藏不成功,露出了尾巴(蔡波拍摄)

隐藏不成功,露出了头(蔡波拍摄)

成功的隐藏(蔡波拍摄)

无路可逃的小家伙,露出了凶狠的面目。它膨大的嘴,就像两只大耳,大耳沙蜥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蔡波拍摄)

呆萌呆萌的动物就是招人喜爱。我们一行人争着追拍大耳沙蜥犯二的表情。不过被追的滋味很不好受,一有阴凉处,它就会去躲避阳光,哪怕是一根细细的草影子,它也会去歇歇。这里沙漠发育良好,表面沙粒干燥得无法成型,我们没有看到大耳沙蜥的洞穴,略显可惜。

文章发布于:《新发现(青少年版)》,2013年第6期42-47页。 (本文内容与原文略有出入)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