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天生就怕蛇吗?

作者:ELLE

从夏娃听从蛇的哄诱偷吃禁果,到蛇蝎五毒——蛇——长久以来都被看做是危险和邪恶的象征。大多数人一看到蛇,甚至谈到蛇就会被它那冷峻的外表、嗜血、凶猛的形象所惊吓。蛇类如幽灵般游走在地球上的各个角落里,锋利的毒牙吞食各种蛙、鼠、甚至同类,一副冷面杀手的形象跃然纸上。那么,人们为什么一说到它们就谈蛇色变呢?大多数人们为什么要怕它们呢,难道仅仅是它们狰狞的外表?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揭开这其中的层层面纱。

其实对动物的恐惧广泛存在于人们的潜意识里。除了蛇之外,很多人还对其他动物敬而远之,诸如:蜘蛛、蝎、老虎、蟾蜍、蜈蚣、食人鱼、鲨鱼…….。据国外哈里斯调查,在这众多的恐怖的动物中,我们普遍最恐惧的动物是蛇。一项对英格兰人调查的数据显示,女性有38%害怕蛇,而且男性也有12%[1]。能登上人类恐惧动物排行榜的动物都有一个特点:它们会对人们直接或间接的造成伤害,有时候这种伤害是致命的。蛇作为人类最为广泛害怕的动物,其对人的伤害无疑是巨大的。世卫组织公布的统计结果显示,全世界每年约有500万人遭蛇咬,至少有3-4万人被毒蛇咬伤后死亡。中国每年也有30万人被毒蛇咬伤,数千人死亡。

除了人之外,还有其他动物也对蛇表现出恐惧吗?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去看人类近亲­——猴子们对蛇的反应。据科学研究发现,灵长类中有11个属的物种表现出对蛇的害怕,出现尖叫、回避、骚乱等反应(图1)。看来怕蛇在灵长类中广泛存在,那灵长类与蛇之间有什么渊源,为什么怕它呢?

科学家们做了一系列有趣的实验,进而一步步揭开谜底。首先,人怕蛇是什么时期开始的呢?是不是天生就怕,婴儿时期就会表现出对蛇的害怕呢?心理学家们为此做了一个实验:实验人员给16个9-10月大的婴儿观看蛇及其他动物(长颈鹿、犀牛、北极熊、河马、大象、鸟)的无声电影,观察婴儿们对蛇影像的观看时间,面部反应和兴趣等与其他动物是否有差异。结果显示,婴儿们对观看蛇和其他动物的影像的行为反应没有差异,不支持人类天生就怕蛇的假说[2]。关于人不是天生怕蛇还有一张经典的图片(图2),图中的婴儿安静的和蛇呆在一起,丝毫没有一点害怕的表情。另外,科学家们从人类近亲猴子们身上也发现野外的猴子怕蛇,实验室养的却不是天生怕蛇[3]。以上几个例子显示人类和猴子们不是天生就怕蛇,怕蛇是如何产生的似乎另有玄机。

如果不是天生害怕蛇,那么人们又是如何产生广泛对蛇的恐惧的呢?心理学家和行为学家们为此又做了一些有趣的实验。实验一:研究人员给成人和学前儿童分别展示九张生物的照片,照片中包括蛇及其他不恐怖的生物。实验分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八张不恐怖生物照片围绕着蛇,另一种是蛇围绕着无害生物,让他们分别辨认出蛇。结果发现小孩和成人一样,辨认出蛇的图像比青蛙、花卉或毛虫要快得多,说明人类存在着检测进化相关的危害源(蛇)的遗传偏向性[4]。实验二:实验人员给7-9个月和16-18个月,共48个婴儿同时播放蛇和一种其他动物的影像,这些影像随机伴随着成人受惊吓或愉快的声音。观察婴儿们在听到两种声音时,观看蛇或另一种动物的时间。结果表明婴儿们在看蛇时听到恐惧的声音,比起听到愉快声音时关注蛇的时间显著更长,而其他动物没有这种差异,说明婴儿们自觉表现出对蛇恐惧声更多的关注,这是婴儿们准备学习这种恐惧的体现[2]。婴儿们在学习该对什么表现出害怕时,出现了选择性,他们更倾向于学习害怕蛇,而不太关注那些看起来不恐怖的动物。实验三:实验室里的恒河猴开始不怕蛇,行为学家给他们观看野生猴子对蛇恐惧的录像后,很快他们就表现出对蛇长久的强烈的害怕。有趣的是,通过影像剪切,让影片中的猴子看起来见到兔子后也同样害怕,但是实验室里的猴子就不会习得对兔子的恐惧[5]。也就是说,你可以教会猴子怕蛇,但是你却教不会猴子怕兔子。以上几个实验说明,人和其他灵长类进化出了对蛇类的视觉敏感,并且具有进化意义上的选择性学习对蛇的恐惧。同猴子一样,对人类来说,本能需要学习激发,并且要通过经验来修改。

这种在我们人类和其他灵长类近亲中广泛表现出来的对蛇的害怕,暗示了这可能是人类祖先中就以进化的结果。蛇是一种早在恐龙时代就已存在的古老爬行类,它们遍布在草原、森林,平原、山地、甚至是高原。我们的祖先长期与蛇类共同生存在相同的环境中,蛇是那个时期对灵长类祖先威胁最大的生物。蛇以他们为食,并且进化出毒液造成更大伤害;而早期的灵长类就只能回避蛇类,恐惧蛇类,因此在视力和大脑方面得到了很好的进化[6]。这些能力帮助早期的灵长类在野外更好地幸存下来。贯穿进化历史,能快速发现蛇以及知道怕蛇的人类更有优势幸存和繁育后代,更容易传下他们的遗传基因。而现代的人类遗传了这些基因,也具有怕蛇的这个特性。这也就不难解释蛇能够摘得人类恐惧动物排行榜的桂冠。

总之,人之所以怕蛇具有遗传上的进化意义。虽然人类不是天生就怕蛇,但是我们对蛇类恐惧的习得却具有偏向性。也就是说,我们对环境的怎样反应很大部分上取决于我们的基因;相对应的,我们基因的表达程度怎样又受着环境因素的制约。这也好比一句古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p1

图1. 灵长类对蛇的恐惧 (图片引自网络)

p2

图2 新生的小孩安详的与蛇在一起 (图片引自网络)

 

参考文献

1. Öhman A, Mineka S (2003) The Malicious Serpent Snakes as a Prototypical Stimulus for an Evolved Module of Fear.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2: 5-9.

2. DeLoache JS, LoBue V (2009) The narrow fellow in the grass: human infants associate snakes and fear. Developmental Science 12: 201-207.

3. Cook M, Mineka S (1987) Second-order conditioning and overshadowing in the observational conditioning of fear in monkeys. Behaviour research and therapy 25: 349-364.

4. LoBue V, DeLoache JS (2008) Detecting the snake in the grass attention to fear-relevant stimuli by adults and young childre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9: 284-289.

5. Cook M, Mineka S (1989) Observational conditioning of fear to fear-relevant versus fear-irrelevant stimuli in rhesus monkeys. 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 98: 448.

6. Isbell LA (2006) Snakes as agents of evolutionary change in primate brains. Journal of human evolution 51: 1-35.

中国科普博览从水到陆专栏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sar.blog.kepu.cn/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