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爬行动物有多少?

作者:编辑态

在7月,我大概说了一下什么是爬行动物http://csar.blog.kepu.cn/2015072918997.html。那么,全世界到底有多少种呢?中国又有多少呢?

变色树蜥

图1. 变色树蜥

在爬行动物数据资料收集覆盖面相对广、资料更新比较快的爬行动物数据库reptiledatabase(www.reptiledatabase.org)中,截至2015年8月,世界爬行动物有10272种,其中喙头目1种,蚓蜥目193种,龟鳖目314种,鳄形目25种,有鳞目9712种(蜥蜴亚目6145种,蛇亚目3567种)。爬行动物物种数前九位的国家有:澳大利亚1022种,墨西哥913种,巴西784种,印度尼西亚716种,印度681种,哥伦比亚599种,美国525种,马来西亚480种,中国大陆有471种。而台湾及周边岛屿有113种,后者有33种不在大陆分布。因此,reptiledatabase上中国境内的爬行类物种数量有504种,占世界第八位。然而reptiledatabase也有不少问题,它将一些同物异名、误定种和区域灭绝种等也囊括在内,对中国的中文文献收集不全,因此,该数据库的数据仅供参考。

刚说到reptiledatabase收集的数据有一点问题,那么国内又是什么结果呢?

大耳沙蜥

图2. 大耳沙蜥

1977年,《中国爬行动物系统检索》出版。该书是我国最早的全面而系统整理中国爬行动物的文献(四川省生物研究所两栖爬行动物研究室),收录我国爬行纲动物316种,包括鳄目1科2属2种,龟鳖目4科14属24种,蜥蜴目8科34属117种,蛇目8科53属173种。

16年后,也就是1993年,《Herpetology of China》(Zhao & Adler,1993),列举了我国爬行动物388种,其中鳄目1种、龟鳖目34种、蜥蜴目152种、蛇目201种。

而后, 1998–1999年出版的《中国动物志爬行纲第一卷(总论、龟鳖目、鳄形目)》(张孟闻等, 1998)、《中国动物志爬行纲第二卷(有鳞目: 蜥蜴亚目)》(赵尔宓等, 1998)和《中国动物志爬行纲第二卷(有鳞目: 蛇亚目)》(赵尔宓等, 1999)对我国爬行纲动物进行了更为系统的研究和整理,记录鳄形目2科3属3种,龟鳖目6科21属37种,有鳞目中的蜥蜴亚目9科39属156种,蛇亚目8科64属203种,收录我国爬行动物共计399种。

此后,《中国蛇类》(赵尔宓, 2006)、《中国贸易龟类检索图鉴》(史海涛, 2008, 2011)以及《中国龟鳖分类原色图鉴》(周婷和李丕鹏, 2013)分别对蛇亚目和龟鳖目动物进行了部分整理和总结。2013年,罗键等人在他个人博客上对中国分布的蛇亚目进行了总结,但未正式发表。也就说在《动物志爬行纲》之后,国内还没有全国性地总结整个爬行纲的文献。

这几年中,随着分子生物学的发展和进步,形态学与分子系统学研究的结合也将爬行动物系统发育关系梳理得更为科学合理。国际上爬行纲动物分类体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而我国目前的分类体系与国际公认的分类体系间存在较大差异,未能及时反映最新的分类成果。因此,我们(中国科学院两栖爬行动物标本馆)借国家环境保护部中国脊椎动物红色名录爬行纲研究项目,邀请国内相关专家(包括台湾和香港)对我国的爬行纲分类体系进行了厘定,并对中文学名做了必要的规范。

评审专家组将我们搜集的可能在国内分布的爬行动物资料(近500种)进行了评审,去除了同物异名种、杂交种、无分布种、误定种和区域灭绝种,增加了不少新种和新的分类研究成果。随后,我们根据专家的这些意见,总结出了《中国爬行纲动物分类厘定》,发表在《生物多样性》杂志上。截至2015年5月,中国现存爬行纲动物3目30科132属462种,其中鳄形目(Crocodylia)1科1属1种,龟鳖目(Testudines)6科18属33种,有鳞目(Squamata)蜥蜴亚目(Lacertilia)10科41属189种,有鳞目蛇亚目(Serpentes)13科72属239种。

与《中国动物志爬行纲第一卷(总论、龟鳖目、鳄形目)》、《中国动物志爬行纲第二卷(有鳞目: 蜥蜴亚目)》和《中国蛇类》相比,目和亚目无变化; 科级水平新增5科,变更2科; 属级水平新增23属,合并15属,变更6属; 种级水平新增81种,变动2种; 未收录同物异名12种、杂交6种、中国无分布7种。

形态和分子系统发育研究结果在爬行动物不同分类阶元均有一定差异,《中国爬行纲动物分类厘定》虽参考国际国内相关文献,并反复征求国内爬行动物分类专家的意见,也难保全面。爬行动物鉴定不像大型哺乳动物可以由照片准确鉴定,爬行动物的体色在不同时期不同年龄阶段会有变化,它们的重要鉴定特征(如鳞片形状、大小和数量)在照片中很难表达准确和全面,因此一些摄影爱好者拍下的照片,尚难作为新纪录或者新种被专家们认可。在印控区等国人很难进入的中国领土上发现的新纪录或新种,也因为资料和标本的缺乏,为谨慎起见,没有收录。同时分类学也是一个不断发展的科学,一些新种在后来可能被证明是已由物种的亚种或者不是一个有效种,也有一些曾经被否定的物种可能再次有效。

参考阅读

蔡波,王跃招*,陈跃英,李家堂(2015) 中国爬行纲动物分类厘定. 生物多样性, 23(3): 365-382

中国科普博览-从水到陆专栏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sar.blog.kepu.cn/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