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海棘螈的保护历史

作者:科普团

 在中国所有的两栖动物门类中,镇海棘螈(Echintriton chinhaiensis)算是一个小“明星”。众所周知的是,镇海棘螈是一个极度濒危的中国特有有尾两栖类,局限分布在浙江省狭窄的地区。实际上,围绕镇海棘螈的保护已经走过了一小段艰辛的历史,而很多细节并不为人所知。

1

镇海棘螈

 

镇海棘螈的首次发现是在1932年,由中国两栖爬行动物学研究的先驱之一张孟闻先生在自己家乡宁波的镇海县城湾村(现在属于宁波市北仑区)发现并描述。然而唯一的模式标本在随后的抗战时期不幸遗失,此后的几十年里这个物种只有文字记录而没有标本。直到1978年随着北仑林场的垦荒,蔡春抹和黄永昭等几位先生在临近的瑞岩寺附近再次发现镇海棘螈,此后中国两爬学界德高望重的费梁先生也加入进来,他们一起在1984年以瑞岩寺标本建立了新模并进行了详细描述,证实了这个物种的有效性。

自再次发现起,镇海棘螈就被认为属于濒危物种,因为它的分布范围非常狭窄,而且发现和记载的数量极为有限。1989年1月由林业部和农业部联合颁布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将其列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这已经是两栖动物能受到的最高待遇。费梁先生在1992年再次撰文对镇海棘螈的生存现状和濒危状况进行了报道,并呼吁全力加强保护,自此开始了镇海棘螈保护工作的历程。

然而在中国,动物保育本身充满争议。先不论各方人士在各种平台上经常为“要不要保护濒危动物”这个问题争论得不可开交,即便是保育工作本身也问题重重,几乎没有拿得出手的案例。随便举个例子,中国大鲵养殖现在已经产业化了,但野外种群却几乎灭绝,谁又敢说大鲵的保育工作是成功的?在搁置争议的前提下,让物种在原本属于它们的栖息地上不受干扰地生长繁殖才是保护工作的基础。物种保护很困难,需要多方资源的共同协调,但在当前时代背景下,真正从事保护工作的学者和工作人员其实并没有多少话语权,这使得相关工作的推动和开展很艰难。

回到镇海棘螈本身,费梁先生和他的学生谢锋研究员的团队和其他一些合作者对它的生活史、繁殖和行为等习性进行了深入地研究,终于使这个物种比较全面地呈现在人们面前,这是开展保护的前提。镇海棘螈是完全陆栖的物种,就算繁殖期也不会到水里,它们只是在把卵产在栖息地内地小水塘边缘,靠雨水等冲刷到水塘里并在水中完成变态发育。除了繁殖期,很难再看到它们。

2

镇海棘螈和产于岸上的卵

 

由于瑞岩寺附近有镇海棘螈已知最大的繁殖场,而这个地区属于北仑林场的范围,因此初期的保护工作由林场主要负责。在主要的研究结果陆续出来之后,1999年研究小组编写了一份保护区建议书,并由宁波市林业局在2000年组织进行了保护区规划,并上报国家林业总局。由于镇海棘螈属于小型物种,其“显示度”不如大型物种(比如可爱的大熊猫),因此并没有建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而是出资30万建立了一个地方性的小型保护区。这个保护区于2002年正式建成,主要的工作就是用铁丝围栏把整个繁殖场区域围起来,与林场的其余部分隔开,并在原繁殖水塘附近增加新的水塘。

3

小型保护区内繁殖场

 

尽管只是一个小型保护区,但相比于其它种群,至少这个种群有了一个比较稳定的繁殖场所。其它种群就没这么幸运了,城湾是镇海棘螈的模式产地,但当年首次发现镇海棘螈的地方如无意外现在应该已经被一个水库淹没;东钱湖附近某村是另一个比较大的繁殖场,常有盗捕和栖息地破坏的新闻见诸报端,现在也已经岌岌可危。其余的栖息地点,发现者已经不敢再公开。北仑林场本身要从事经营活动,因此在林场中划出一个保护区与他们的主业是冲突的,林场在镇海棘螈的保护中确实做了很多工作。

4

媒体关于镇海棘螈东钱湖栖息地破坏的报道

 

实际上这个保护区也很脆弱,特别是极端气候来临的时候。例如,2005年的两次台风“麦莎”和“卡努”袭来,使2006年春繁殖的个体完全不见踪影。在这种情况下,人工孵育也许是遏制物种快速衰退的一个临时应急措施。实际上镇海棘螈的室内养殖并不难,关键是人工环境下完成变态发育的个体能否在野外生存。在这以后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主导进行了这样的人工孵育和放归,通过标识重捕,在放归以后的数年间陆续发现了在繁殖场产卵的放归个体,说明这个方式对镇海棘螈暂时是有效的。

5

人工孵育与放归

 

科普和宣传对保护镇海棘螈是至关重要的。在这件事上,必须要向宁波市北仑区教委和林场山下的柴桥镇柴桥中学的老师们致敬!他们在课余时间为镇海棘螈的保护工作做了很多有意义的工作,包括向学生和当地人宣传保护工作的重要性,以及协助或独立进行野外考察。在柴桥中学,学生们都了解保护这个家乡物种的意义,他们中有的人,说不定将来会继续接棒将保护进行下去。当地还推动了镇海棘螈成为在北仑举行的女排比赛的吉祥物,也有助于宣传和推广这一个物种。总之,本地居民对于一个物种的保护非常关键。

6

北仑女排主场的吉祥物“圆圆”(图片来自Google)

 

同时,我们每一个人在镇海棘螈的保护中也很关键!那就是抵制镇海棘螈的地下贸易活动。宠物市场上显然有这样一个场景:那就是越稀有的越值钱,反而刺激不法分子对珍稀濒危物种盗捕和盗猎。在日本已经出现了贩卖镇海棘螈的案例,而且据传西方国家也在进行相关的活动。由于这些地方显然远离它的栖息地,而且政府也没有出口和赠送的记录,从镇海棘螈的繁殖群体年龄结构可以看出,至少要3岁的个体才能参与产卵,而大多数的个体甚至要到5岁,因此对动物贸易而言它的源头只能是野生种群。拒绝此物种贸易,才能从根本上掐断这个最大的威胁。

7

镇海棘螈雌性群体08和09年的年龄结构

这就是镇海棘螈的保护,尽管艰辛,很多人在一起做了很多事,接下来的路需要你的参与~

 

中国科普博览-从水到陆专栏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sar.blog.kepu.cn/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