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州海岸最近发现了神秘生物,很喜庆也很恐怖

作者:编辑态

最近美国加州海岸很喜庆也很恐怖,原因是有人在南加州海岸发现了剧毒生物,很恐怖!而它们只在30年前光顾过这里,现在出现了,加州就多了一个物种,很喜庆!

HT_snake_3_jt_151018_31x13_1600

图一:南加州海岸最近发现的神秘生物

这是什么鬼?为什么现在出现了?

国内有微博自媒体说这货叫做yellow-bellied sea snake,是亚洲眼镜蛇和澳大利亚虎蛇的后代,它的出现是伴随着ElNiño(厄尔尼诺)现象而来的,在水中和陆地都能生存,毒性极强。

————因为这篇微博被转发了近千条,所以我要专门提出来说————

那么问题来了,亚洲眼镜蛇和澳大利亚虎蛇能杂交么?查查资料,百度认为亚洲眼镜蛇是印度眼镜蛇Naja naja 不过里面的内容很乱,不可信。我们能知道的就是一种眼镜蛇,具体什么种就不清楚了。目前,全球眼镜蛇大概有29种,都有毒,分布在非洲、南亚、东南亚和中国的南部,居住在陆地。澳大利亚虎蛇Notechis scutatus,有2个亚种(N. s. scutatus和N. s. occidentalis,都分布在大洋洲。目前没有眼镜蛇和虎蛇能杂交的报道。这两个不同的属物种间几乎没有杂交的可能。

好了,不纠结上面的内容了。那么本篇的重点来了,这个神秘生物到底是什么?新闻说Yellow-bellied sea snake(发现我之前为了吸引大家注意,给的问题都是废话),拉丁名是Pelamis platura,中文名叫长吻海蛇,是眼镜蛇科Elapidae海蛇亚科Hydrophiinae长吻海蛇属唯一个种,以前和现在也被认为是海蛇属Hydrophis的一个种叫Hydrophis platura

800px-Pelamis_Platurus_Costa_Rica

图二:长吻海蛇的清晰照(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物种树中,被认为和平颏海蛇Lapemis curtus是姊妹种,但支持度很微弱。但目前分子生物学的研究从7段细胞核基因(BDNF, c-mos, NT3, PDC, R35, RAG-1RAG-2)5段线粒体基因(12S, 16S, cytochrome b, ND2ND4)研究后,强烈地认为它是海蛇属的物种,与其他海蛇属物种聚合在一起,就连平颏海蛇也成了海蛇属成员。

海蛇分子系统图图三: 分子系统树中长吻海蛇的位置(作者加工自Pyron, et al. 2013

当然,分类这个是分类学家的事情,我们先不用管,知道它是一种海蛇就行。海蛇,当然顾名思义是生活在海边的蛇,长吻海蛇也不例外。它们喜欢温暖的水域生活,大洋暖流帮它们拓展了地盘。它们可以被认为是世界上分布最广的海蛇,从太平洋延伸到印度洋。当然,中国也有,只可惜海里少见,而药店常见,被认为有壮阳健肾、驱风祛湿的功效。不过凡是被认为壮阳健肾、驱风祛湿以及强身健体动物,野外通常会濒危,而情况不被扭转的话,一濒危也就快灭绝了。为什么?你懂!而实际上,它们在药店只是干尸或者说木乃伊而已。

幸运的是,它们分布很广,中国不适合生存了,国外还有很多适应生存的地方。它们在墨西哥东海岸有分布,紧挨着美国加利福利亚。在平时,不排除会在加利福利亚南部出现。加上厄尔尼诺现象,它们在南加州出现的频率会更大。因此,就有了美国加州海岸30年来首次出现的新闻。

Yellow-bellied_Sea_Snake_Pelamis_platura_distribution_map

图四:长吻海蛇的分布(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长吻海蛇和其他几种海蛇一样,虽然生活在海水中,但属于不折不扣的爬行动物。它们早已经适应了海水生活,经常在海里生活。那么有一个问题来了,它们吃什么?怎么喝水?怎么繁殖?它们吃什么很好解决,海里小鱼小虾很多,它们有神经毒素,很容易捕到猎物。喝水这个,大多数脊椎动物只能利用淡水或者过滤海水中的盐分。但它们不能直接利用海水也不能过滤海水中的盐分。为了生存,它们等待降雨,喝降落在海面的雨水。由于雨水是淡水,比海水密度低,降落到海水上会浮起来,然后才混合到海水中。它们有时候会为此等待好几个月。它们也可以从食物中获取水分。繁殖的问题,是个大问题。大部分爬行动物都是产卵,产的卵在陆地上不依靠水就能孵化,这也是爬行动物被认为是首批成为真正适应陆地生活的脊椎动物的标志。然而长吻海蛇已经不需要陆地了,它们怎么繁殖?它们直接用卵胎生(目前也直接被成为胎生)来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受精卵直接在母体内孵化,孵化出来就直接产出幼蛇。
800px-Pelamis_platuras

图五:长吻海蛇的肚子(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很可爱的生存繁殖方式。不过,人们很难喜欢它们。除了它们是令人恐怖的蛇之外,它们还是有毒牙的剧毒蛇。但是,它们离人的生活环境比较远,性情温顺。除非人刻意去激怒它,它几乎不咬人,因此,极难听到有被长吻海蛇咬伤的报道。加之,中国海域里,极难见到海蛇,因此,不用担心它会伤害你,只有人类会伤害它们。

参考阅读:

Sanders, K. L., et al. (2013). “Multilocus phylogeny and recent rapid radiation of the viviparous sea snakes (Elapidae: Hydrophiinae).” Mol Phylogenet Evol 66(3): 575-591.

Pyron, R. A., et al. (2013). “A phylogeny and revised classification of Squamata, including 4161 species of lizards and snakes.” BMC Evolutionary Biology 13(1): 93.

Schmidt, K.P. & D.D. Davis. 1941. Field Book of Snakes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Canada. G.P. Putnam’s Sons. New York. p. 280.

Lillywhite H B, Sheehy C M, Brischoux F, et al. Pelagic sea snakes dehydrate at sea[J].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B: Biological Sciences, 2014, 281(1782): 20140119.

 

中国科普博览-从水到陆专栏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sar.blog.kepu.cn/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