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蟾蜍:集迷幻与时尚于一身的大咖

作者:文直男

海蟾蜍(Bufo marinus),又称美洲巨蟾蜍或甘蔗蟾蜍。

维基百科在形容海蟾蜍时,用到了“巨大”二字。目前有记录最大的蟾蜍就是海蟾蜍,重达2.65公斤,长38厘米,完全伸展长度可达54厘米[1]。野生海蟾蜍的寿命为10-15岁,饲养下的可以生活得更久,最老的更可达35岁。其皮肤同其他蟾蜍一样,干燥且具有疙瘩;眼睛上明显起脊,直斜向吻部。颜色呈灰色、黄色、赤褐色或橄榄褐色,可以有不同的斑纹;眼后各有很大的腮腺。腹部呈奶白色,有黑色或褐色的疙瘩。瞳孔横向,虹膜呈金色。趾间基部有肉质的蹼,前肢没有蹼。

海蟾蜍1

关于海蟾蜍究竟有多大(图片来源:http://beauty-animal.blogspot.com/2012/06/cane-toad.html)

海蟾蜍原产地北美洲南部,德克萨斯州南部、亚马逊中部以及秘鲁东南部均有分布。然而现在,绝大多数个体却分布在原产地外的其他地方。其原因就在于人为的不当引入。海蟾蜍曾以杀虫为目的被引入多个国家,包括澳洲、加勒比的一些岛屿、菲律宾、斐济群岛、新几内亚、夏威夷和包括在美洲本土的一些地区,其中澳大利亚是目前入侵情况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

为了控制当地一种严重影响甘蔗产量的害虫(Dermolepida albohirtum),澳洲政府在1935年从夏威夷第一次引进了海蟾蜍,这一次共引进了102只,释放在了昆士兰北部地区。虽然这次引进对当地生态系统的影响很快地初现端倪,但仍没能阻止两年后的第二次引入,这次共引进了62,000只。从此,海蟾蜍就在澳洲成功扎根,并迅速扩张。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在引进之后,人们忧伤地发现,海蟾蜍的攀爬能力很差,而害虫又基本分布在甘蔗顶部,所以蟾蜍根本就吃不到树上的虫子。那它们吃什么呢?它们吃细小的啮齿目、爬行类、其他两栖类、鸟类以及多种无脊椎动物,也吃植物、狗粮甚至人类的生活垃圾,也就是说,什么都吃,蠢萌澳洲人给自己引进了一大批行走的粉碎机。(还好他们有足够的自嘲精神,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这部1988年的纪录片——Cane Toads: An Unnatural History,笑点满满还不乏教育意义)

海蟾蜍2

 

Bufoinvasion

 1940年至1980年,海蟾蜍在澳洲境内的扩散情况#戳戳图片它会动哦#(图片来源: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ne_toads_in_Australia)

除了超强的捕食能力,海蟾蜍还有一项提升战斗力指数的被动技能:毒素。海蟾蜍的蝌蚪及成体都有剧毒,能导致捕食者的死亡。这在它的老家美洲还不太有用,毕竟这里有像南美宽吻鳄、大头蛇这样的大boss坐镇,但到了澳洲,就像是职业玩家到了新手村,根本停不下来——海蟾蜍对澳洲本土的捕食者造成的影响难以估量。不过,因为海蟾蜍的幼体还没发育出腮腺(或许就是传说中的阿喀琉斯之踵),毒性很低,所以最近人们想出了一个招——“训练”当地的捕食者只捕食海蟾蜍幼体[2],也是用心良苦。

终于说到了毒素,这才是我想写这篇文的原因啊喂!为什么我会如此激动?你或许没听说过蟾蜍素,但你总听说过莫斯卡灵(mescaline)和LSD吧,它们都是致幻剂。之前也在《闲话蟾蜍》里提到过,蟾蜍素能增强心肌收缩力,引起心律不齐,而低量的摄入却可以使人产生兴奋和幻觉,早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美国就有研究者发现合成的蟾蜍素能产生和致幻剂相似的效果[3]。

那么问题来了,是谁最先想到去舔一只蟾蜍的呢,难道真的是善良的公主吗?传说最开始这样做的是昆士兰北部无聊的乡下人(这确定不是在黑我大澳洲吗),他们不光舔,还会把海蟾蜍晒干,磨成粉之后当烟抽[4]。至于舔完蟾蜍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为了满足广大像我一样的好奇宝宝,在网上扒拉了几个小时后总结如下:首先你会产生大概能持续一个小时左右的生动幻觉(至于这种幻觉相较之于其他致幻剂那种更佳,原谅我无法比较),心跳加快,你会觉得兴奋,但浑身肌肉又很无力,像漂浮在云端,与此同时,你又会觉得恶心想吐,然而鉴于你浑身无力,所以只能吐在自己的身上。运气不好的话,你舔进去的那一口正好有成千上万的沙门氏杆菌,迎接你的将会是一个周的腹泻。当然,这并不是最糟糕的情况,因为一旦摄入过量,你就只能跟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既然话题都进行到了这里,干脆再说说海蟾蜍曾经的一个重要的用途,那就是——验孕。20世纪五十年代,人们发现,只要将妇女的尿液注入雄蟾的淋巴囊内,如果是怀孕妇女的尿液,一至三个小时后,雄蟾的尿液中会含有精子(其实雌蟾也会对此产生排卵的反应,只是需要的时间更长,12小时左右)。这一方法在当时可谓技术的革新,可靠性高不说还简单又经济,迅速占领了主流市场。什么,你以为我在胡说吗?这可是发过Nature的,不信请戳我(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161/n4096/abs/161676c0.html)。

海蟾蜍3

当时的验孕实验,图中所用动物是非洲爪蟾(Xenopus laevis)(图片来源:https://wellcomehistory.wordpress.com/2013/02/26/when-pregnancy-tests-were-toads/)

跟验孕比起来,什么麻醉生发壮阳之类无法考证的神奇功效好像瞬间成了旁门左道对不对?但是最好的总是留在最后,下面是给广大女性朋友的福利。

海蟾蜍4

海蟾蜍5png

Kobja海蟾蜍零钱包及手镯(图片来源:http://www.odditycentral.com/news/polish-designer-turns-cane-toads-into-fashion-accessories.html)

写在最后的话

大卫.鲍伊死了,媒体纷纷发出摇滚界又陨落一颗巨星的感叹。突然间,好像全世界都响起了他的《Space Oddity》。还好,摇滚不会死。

——虽然方式奇怪但依然谨以此篇聊表敬意

 

参考资料

[1]Wyse, E. (editor). Guinness Book of Records 1998. Guinness Publishing. 1997. ISBN 0-85112-044-X.

[2]Giant Monitor Lizards Trained to Avoid Toxic Toads. Discovery News. http://news.discovery.com/animals/giant-monitor-lizards-trained-to-avoid-toxic-toads-160106.htm

[3] Weil, A. T.; Davis, W. Bufo alvarius: a potent hallucinogen of animal origin.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1994, 41 (1–2): 1–8.

[4]Fawcett, Anne. Really caning it.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August 4, 2004: 9.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