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外温动物之不能承受

尽管在全球政治经济领域,“气候变化(climate change)”时常作为一项内涵无限的议题被拿来操作,但在学术研究领域,气候变化已经是一个公认的事实(详情可阅读Diffenbaugh and Field 2013, Science)。气候变化不仅表现为全球平均气温的持续提升,还有一个重要的标识就是极端气候现象出现的频率大幅增加,譬如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旱灾和雪灾。

图1. 气候变化已成事实

  对于动物来说,气候变化就意味着很多动物个体将会面临超越其自身可承受极限的环境温度,从而使生存受到威胁,除非它们能够通过某些缓冲方式的调节来改变这个“极限”。这些缓冲方式我们称之为“表型可塑性”(phenotypic plasticity)。 具体到对极端气温的应对上,我们知道每个动物都有最适合自己的温度,随着对最适温度的偏离,动物会变得越来越不适应,最后过热或过冷都会…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胡子蛙”的生存迎来“冰川期”

“胡子蛙”的生存迎来“冰川期”(戳我)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

小心牛蛙,请勿随意放生!

小心牛蛙,请勿随意放生!(戳我)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门泽尔的蜜蜂与巴普洛夫的狗~~一道生物题引发“家长该不该打孩子”的联想

作者:Bobinsky

之前在某群(我不会告诉你群名叫“两爬吃喝玩乐”,其实这是我们研究生课余聚会的群,而不是吃两栖爬行动物的群)里聊天的时候,有师兄抛出了一道题,题目是这样的: 在研究蜜蜂学习和记忆的实验中,在桌子上放3个圆玻璃盘,首先用黄灯投射中间的盘子,蜜蜂得到蔗糖。当它下次再来采食,用黄、蓝色光分别点亮另外两个盘子。在给予它一次报偿后一分钟,它选择黄光的反应率为80%, 预测两分钟后为(单选,1分…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成都生物所揭示雌蛙对配偶身体大小偏好选择新规律

  作者:朱弼成、崔建国 正在抱对的锯腿小树蛙 “并不是越大越好,雌性锯腿小树蛙偏好中等大小的雄性”——2月22日,PLoS ONE在线发表了成都生物所唐业忠课题组朱弼成等人的这一最新研究成果,该工作在崔建国博士指导下完成。 传统的性选择理论认为大个体雄性在雄性竞争和雌性选择中占有优势,性选择倾向于更大的雄性,这方面的实验证据很多。然而,关于性选择限制雄性身体大小的证据却寥寥无几。从求偶场到繁殖场,雌性锯腿…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鱼宝宝”的故事:它是怎么到陆上的?

作者:King

我是一只可爱的小小的鱼宝宝,我每天都在水里快乐地游来游去。我的家族很庞大,有很多很多的兄弟姐妹,上面还有很多很多的叔伯阿姨。 水很轻很柔地托着我的身躯,暖暖的围着我,我缓缓地吐着泡泡,自在极了。 可是,周围渐渐发生了很大很大的变化,水越来越少了,越来越少。我最喜欢玩耍的地方已经不见了,有时候,我不得不支起身子来,可以在软软的泥土上待一会儿,在草里找些吃的。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可是饿呀…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海蟾蜍:集迷幻与时尚于一身的大咖

作者:文直男

海蟾蜍(Bufo marinus),又称美洲巨蟾蜍或甘蔗蟾蜍。 维基百科在形容海蟾蜍时,用到了“巨大”二字。目前有记录最大的蟾蜍就是海蟾蜍,重达2.65公斤,长38厘米,完全伸展长度可达54厘米[1]。野生海蟾蜍的寿命为10-15岁,饲养下的可以生活得更久,最老的更可达35岁。其皮肤同其他蟾蜍一样,干燥且具有疙瘩;眼睛上明显起脊,直斜向吻部。颜色呈灰色、黄色、赤褐色或橄榄褐色,可以有不同…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读读蛙类五线谱

出品:科普中国 制作:蜥游纪科普创客团队 监制: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自幼我们就能在各类文学作品中找到描写蛙鸣的场景:有梯田稻香,也有荷塘月色——蛙鸣仿佛成了田园风的必备元素。然而对于很多城里人来说,蛙鸣可能是简单的几声“呱-呱-呱”,因此很难体会“蛙声篱落下,草色户庭间”里描述的优美意境,也不太明白“鸟语知天阴,蛙鸣识天…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系列3:蝌蚪的类型及体色

作者:Adam

《系列2:蝌蚪的栖息地及尾部形态》介绍了蝌蚪栖息地的多样性和蝌蚪尾部形态的千差万别。然而在蝌蚪的类型以及体色方面同样是多种多样,不相雷同。 蝌蚪的类型 依据蝌蚪唇齿(详见附注)的有无和出水孔的位置,可以将蝌蚪分为五大类型(Starrett,1973;费梁等,1990;费梁等,2005),如图1所示: 1.无唇齿双孔型:蝌蚪口部无唇齿及角质颌;在腹部具1对出水孔,此类型包括负子…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闲话蟾蜍

作者:文直男

在这个看脸的社会,蟾蜍似乎受到了大部分人的嫌弃与憎恶。 疙疙瘩瘩,浑身黏液,总是电影里巫师、怪胎角色的好朋友。碰也不敢碰,好像碰了以后自己的皮肤也会变成蟾蜍的样子。人们见到蟾蜍之后,轻则尖叫一声满脸嫌恶的躲开,更有甚者会拿石块去打它,用开水浇它,要知道蟾蜍行动缓慢,也没有任何攻击性,连躲避开的可能性都很小,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它真的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千万不要这样做哦。 太不公平了是吧?… 阅读全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